快眼看书网

夜族崛起农民商人

作者:宝宝啊贝贝更新时间:2017-09-15 03:02:00

我是一个小农民,我的身份很卑贱。我生活在阴沟里,却一直在仰望星空。世态太炎凉,我要更坚强,如此才能走得更远,越走越远。所谓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?所谓天之骄女,同样有喜怒哀乐、悲观离合。为了你一辈子的幸福,为了我的野望,让我们一起努力、一起奋斗?终于有一天,我觉得我能行、我可以。那么,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……考虑如何肃整衣冠,用一句“大风起兮”去令海内久安、去祭奠那“以汉之名”的远方 农民的崛起 明末之农民崛起 三国之农民崛起 农民的崛起攻略 宝宝啊贝贝

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

《夜族崛起农民商人》第九十二章 不敢忘

了夫妇二人的所有锐气,加上他苏醒后的表现太强势,导致爹娘在他面前甚至有些唯唯诺诺。 这种现象在许清菡走了后表现的更明显,无论他说什么,家里人都没有任何反对意见,这让他觉得很憋屈,有说不出的难受。 他宁愿如今的爹娘能强势一点,哪怕蛮不讲理也行。就像前世他真正的父母,就算最终发现误会了他什么,但仍是板着脸摆出父母的威严,在他长大后,其实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的。 可惜眼前的二人终究不是那一对生他养他的亲密无间的父母,隔阂肯定是有的,当真正闲下来时,尴尬也是有的,毕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。 他可以为了眼前的二人卖命,但却无法让彼此都打开心结。好在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,他很快就要去苏州了。 但愿时间能冲淡隔阂,能让彼此都真正熟悉,能真正...

《夜族崛起农民商人》章节列表
查看更多章节...
热门小说标签
热门小说推荐
掠天鼠王

掠天鼠王

荒野中的一片乱葬岗之上,一只五公分大小灰白色的老鼠脖子上挂着一个玛瑙戒指,抬头仰望着阴沉的星空。寒风瑟瑟,夜晚的乱葬岗恐怖无比任何人在这里绝对会浑身发抖,不对这对于老鼠而言却是最适合不过的。然而,万物皆有相克在乱葬岗中,老鼠的地位几乎处于最底端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...

武凌天下

武凌天下

出生前的一道诡异神雷,使得王越成为天生愚钝的废柴,可是偶然的机会,王越开启了一道不属于自己的记忆,从此后领悟力超凡脱俗,一发不可收拾!再次等的功法,在王越的手上都能被发挥出十二分的威力,再难修炼的功法,王越瞬间就能领悟其精髓!一步领先,步步领…...

桐花迟迟开

桐花迟迟开

她想结婚,他却无情地说分手!如果我怀了你的孩子呢?她卑微地恳求,他却说,你不配!五年后,冠军宝宝大赛,用一个字描述自己的爸爸,小朋友A说高,小朋友B说富,小朋友C说帅,而小朋友容容说渣!他坐在电视机前,看着母子二人靠在另一个男人怀里,悔恨无边。伤心不是因为爱情结束了,而是因为当一切都结束了...

盛唐贤后

盛唐贤后

坤厚载物德合无疆,贤哉长孙,母仪何伟此乃后世史学家对大唐一代贤后长孙氏的评价,纵观中国史,在后世能得此评价的皇后仅此一人,这是一个汇聚了中国所有传统美德为一身的传奇女性,亦因形像太过美完,她在后世诸人心中的形像就如供奉于庙堂上的菩萨雕像,令人膜拜却无血无肉。(中国写名人传记的文人无数,却从无一人用历史的触笔,去将一个有血有肉有自己真情实感的长孙皇后描绘出来,网络上偶有人写起,则多为不顾史实,一味自我YY,让人不忍目睹,作者君一直对这位传奇皇后充满了好奇,早想提笔,只因自身水平有限,不敢偿试,犹豫多年,今终忍不住冒死提笔一试,具体能写成什么样,心中全无把握,只能尽自己所能。)...

都市超级高手

都市超级高手

上班途中遭遇车祸,却意外觉醒天赋神通,从此踏上人间争霸之路!看一介凡人如何人生逆袭,迎娶白富美,走上人生巅峰!...

残王溺宠,惊世医妃

残王溺宠,惊世医妃

你该知道,后位于我,势在必得,好妹妹,就当为姐姐牺牲一次!将门双姝,风华世无双。她们同为天下第一美人,然而一朝为争得皇后大位,亲姐姐竟不惜痛下杀手,将她引入柴房,毁她容颜,夺她性命。再次睁眼,灵魂易主,她已不再是她。她是二十一世纪医学女博士,身为中药世家后人,一手医术,将中西结合发挥得淋漓尽致。一朝穿越而来,竟成京城第一丑女,温锦言还没缓过神来,又被一纸婚书惊得风中凌乱。天杀的包办婚姻,居然让她嫁给一个半身不遂的残王爷?听说这残王爷不但半身不遂,还是十足的病秧子,喝一口水都要喘几口气,难道她的下半生就要交付给这样一个男人?打包跑路,她才不要听从命运的摆弄,却没想到,月黑风高夜,是谁一身黑衣伫立风中,笑如鬼魅夫人这是去哪里?温锦言抖了抖,好像和传闻中不大一样,却还是壮着胆子答道王爷啊!实在是我有自知之明,我长的这么丑,你娶了我,就太委屈你了!某男轻轻笑了笑,缓缓转过身来,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暴露在月光底下,邪肆的勾唇轻笑不委屈,我正好需要一个长相奇丑的女子为妻,一美一丑,才好天下第一。用她的话说,一美一丑,才好一起打僵尸。人前,他是半身不遂,病如西子的残王爷,人后,他是残暴嗜血,杀人如麻的鬼帝。世人只道,鬼帝其人,阴狠毒辣,却不知,明月妆台前,他也曾为一女子轻挽三千青丝,素手画眉。...